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:威震大泽 第一章 魔势滔天

时间:2018-02-09
彷彿未世来临,原本湛蓝的天空转眼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如浪滚涌的堆堆赤云,浓稠似血如山压顶。
  血云堆下,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将士簇拥中,身披千鹤战袍的方少麟伫立城头。他的袍角偶给迎面刮来的劲风吹起,露出里边的灿银鳞甲,他的神情却如有凝固,于风中不见纹丝波动。
  在他侧后两旁,是从各处赶来援手的能人异士,个个面色凝重屏息静气,极力掩饰不时从目中流露的恐惧。
  逍遥峰众姝则在崔采婷的率领下静立在稍远处,她们躯娇腰细裳飘带舞,在寒气扑人的盔甲与兵刃林间显得委实娇嫩柔弱,如同荆棘丛中的花朵分外惹目。
  泽阳城前,骷髅大军潮水般漫至,赤流若川,杀气冲霄。
  李梦棠吸了口凉气,望着密密麻麻形形色色的骷髅道:「全都是魔化过的血骷髅哩!」
  崔采婷却在凝望空中的如血云堆,缓缓道:「而且还有提升它们战力的大型邪法辅助,泽阳城怕是凶多吉少了。」
  雪涵掠了那帮赶来援手的所谓能人异士一眼,小声道:「那些人帮不上忙么?」
  崔采婷未语,李梦棠已先摇头回答:「适才我瞧了,没看见什么真正的高人,最强的不过是几位紫霄宗的道长。唉,在这等大型的战斗中,他们的作用甚至比不上蕩魔堡的那三百名伏魔手。」
  夏小婉道:「六师伯不是也在这里吗?他老人家神通广大法力高绝,难道还会对付不了这些邪秽?」
  「这些年,他已不理会尘世琐事了。」
  崔采婷似乎轻轻地歎息了一下。
  「难道他会忍心坐视泽阳失陷生灵涂炭?」
  小婉困惑道。
  崔采婷默然,目光从空中收回,沉着淡定地注视着城池前方。
  骷髅大军越逼越近,在最前边是几个高巨若塔的可怖骷髅,每跨一步,便达数丈之远,在它们眼眶内的骷髅术士们开始抡舞法器,如有实质的强大威煞无声无息地爆发出来,铺天盖地袭向泽阳城上的守军。
  城上守军大部是皇朝虎头军,饶是训练有素身经百战,且早已贴上了抵御威煞的守神符,但此际仍给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,望着噩梦般逼近的地狱魔塔与骷髅魔军,个个心中生出一种无力且绝望之感。
  「一、二、三……」
  小婉点指数去,雪白着脸道:「共有八个大骷髅哩!无怪发出的威煞如此强劲,如非我们事先準备了守神符,此仗未打就输了。」
  「怕是不止哩,那次在望泽上空,就已瞧见了七、八个,此次来攻打驻有重兵的泽阳,只怕它们会倾巢而出。」
  李梦棠道。
  雪涵沉声道:「今日恶战难免,大家小心,特别要提防那个骷髅老妖。」
  一旁的摘霞打了寒战道:「那些血蜘蛛也很可怕哩……」
  崔采婷瞧瞧水若,见她神情恍惚不定,蹙眉唤道:「水若!」
  「啊?」
  水若如梦初醒。
  「眼下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!什么事情都等这一仗过去再说。」
  崔采婷道。
  「是。」
  水若垂头低应了一声,犹自心神不宁。
  「看着她点。」
  崔采婷悄悄吩咐李梦棠。
  「嗯。」
  李梦棠应。
  又是一声浩长的怪音蕩空响起,骷髅大军突然沸腾起来,如怒海巨涛般朝前涌进,声势无比骇人。
  攀附在八座地狱魔塔上的骷髅射手纷纷开弓,顿见道道诡异的碧芒朝空掠起,拖拽着长长的尾焰弧坠城头。
  城上的虎头军急举厚盾,瞬间结成无数面铜墙铁壁,几乎格挡住了所有地狱之焰,但地狱之焰坠地不熄,有数十名将士给阴火弹溅到身上,立时滚地呼号,状若疯狂,惊得观者胆战心寒四下散开,阵式愈见凌乱。
  至于那些赶来援手的所谓能人异士更是惊慌,许多人张皇闪避,乱做一团,某些人甚至心中暗悔,痛骂自己怎么跑来送死。
  方少麟面色铁青,蓦地喝令:「开启神兵!準备射击!」
  命令传开,城上那些每隔二、三十丈放置一只的神秘庞然大物纷纷给扯下油布,只见形如卧柜,长逾两丈,宽近八尺,有臂、弦、槽等构造,两侧则有箱、轮等物,许多地方镂刻着大小不一的各类符印,正是飞萝这些日来监製的开山神弩。
  此刻,八座地狱魔塔已逼近至距城约五、六十丈的地方,攀付其上的各色骷髅清晰可见,每座上边除了二十余个骷髅射手,还有二十余个骷髅挠钩手与近百个骷髅刀斧手,个个张牙舞爪蓄势欲噬。
  扎扎声中,操弩手们飞速地手摇脚踏,操控机括拉开了每一辆开山神弩的长弦,蓄势待发的巨矢开始缓缓调整方向及角度,在将官的指挥下,分别瞄準了各自的目标。
  方少麟挥了下手,旁边的军官立时厉声高喝:「射击!」
  旋听数声震人心魄的闷响,十余辆开山神弩一齐放弦,身粗如柱的巨矢厉啸掠出,闪电般分射八座地狱魔塔。
  一声霹雳怖响,一支巨矢射中了一座地狱魔塔的肩膀,登时炸得碎骨纷飞,攀附周围的十余个骷髅士兵即给震脱,自空坠地摔个粉碎。
  小婉拍手欢呼,却见旁边众人仍皆神情凝重,环望过去,原来第一轮的射击,只有这座地狱魔塔给命中,余者全部落空。
  而这唯一给命中地狱魔塔并未就此毁掉,它摇晃片刻,很快就在它眼眶内的六名骷髅术士的操控下重新平衡了身子,继又蹒跚前进。
  城上守军皆尽变色。
  「这些魔物真是攻城的极品利器,看来除了开山神弩,寻常的守城器械根本拿它没有办法。」
  雪涵吸了口凉气。
  「简直就是一座座乘载量与防御力无比惊人的高速云梯!」
  李梦棠接道。
  「可是神弩的準头怎么这样差?」
  雪涵蹙眉。
  「不好瞄準的,这些巨骷髅来得好快。」
  李梦棠道:「况且,开山神弩只造好了几日,操弩手们的训练时间根本不足。」
  「这就麻烦了,用宝瓶竹製成的弩矢不到三百支成品,浪费一支就少一支啊!」
  小婉紧张道。
  说话间第二轮射击霹雳发出,这次情况稍好些许,有三支巨矢命中地狱魔塔,可惜全都没击中要害,八座地狱魔塔无一倒下或止步,给击中者只是速度略微减缓,余者依旧大步跨进,最前面的一座已踏烂鹿砦,毫不费力地跨过了不算浅窄的护城河,巨长的骨臂似乎一伸手就能触到城墙。
  这样的距离,城上守军更是倍加感受到前面魔物的可怖,虽然守神符抵御掉了大部分威煞,可是视觉上与心理上的恐惧仍如瘟疫般蔓延开来,毕竟,他们是头一次遭遇这样的敌人。
  泽阳城乃大泽平原最大的城镇,素为兵家要塞,城墙高达六至八丈,在皇朝疆域内已算稀罕,然而这样的高度亦仅只够及地狱魔塔的胸腹。
  当噩梦般的巨影笼罩到顶上时,军纪如铁的虎头军亦开始动摇散避,更有甚者瘫痪于地,就连军官们挥剑威吓亦无济于事。
  面对如此恐怖的庞然大物,檑木炮石、弓弩叉竿这些传统的守城武器与器械,在这一刻显得如此弱小无用。
  方少麟箭步跨到最近的一辆开山神弩旁,朝惊恐万状的操弩手厉声喝道:「给我再射!打它脑袋!」
  几名操弩手如梦初醒,急忙摇踏机括,调校弩矢瞄準已至城前的那座地狱魔塔的巨大头颅。
  猛然间,冲到城畔的地狱魔塔高高举起了一臂,雷霆万钧地从空中砸向城头,即闻震耳轰鸣,城墙纸糊泥捏般坍塌了数丈,数十名来不及逃离将士瞬成齑粉。
  几于同时,一支巨矢厉啸射至,登将地狱魔塔当胸洞穿,炸出满天飞骨,无数夹藏其内的污血脏器四下泼溅,但那地狱魔塔强悍异常,在眼眶内那六名骷髅术士的操控下疯狂地撞向已损的城墙,将坍塌处扩大了近倍,攀附满身的骷髅战士蜂拥跃下,厉嘶怪吼着扑向城垛后的守军。
  「可惜!」
  方少麟心中暗叫,朝手忙脚乱的操弩手厉喝:「慌个鸟!再来!给我打它脑袋!再不中就砍了你脑袋!」
  平日的雍容尔雅这一刻蕩然无存。
  「它们要攻泽阳了!」
  小玄失声大叫,满面惶急。
  「你先寻个隐秘的地方暂时躲起来,我回泽阳城看看,事情一缓就送你走。」
  飞萝道。
  「不!我不走!」
  小玄道。
  「不走?你想给人捉去么!」
  飞萝道。
  「眼下泽阳城危在旦夕,你们又都在那里浴血奋战,叫我怎能袖手旁观?」
  小玄坚决道:「我要回泽阳帮忙。」
  「回泽阳帮忙?你这是帮倒忙!」
  飞萝瞪着他道:「你这一回去,别个不知,你六师伯头一个就要捉你,那时不是害你师父跟他翻脸?」
  小玄哑口无言,好一会才道:「那……我就偷偷地回去,小心别给六师伯撞见就是。」
  「你六师伯极擅追蹤之术,想想吧,你逃到这里他都能拘雷将来拿你,回泽阳又岂能瞒得了他?」
  飞萝没好气道。
  「师叔,你告诉我,若我给他捉去凤凰崖见教尊会怎样?」
  小玄忽问。
  飞萝望着他不语。
  「就算我是妖魔遗孽,可我毕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,难道教尊他老人家真的会……会杀我么?」
  小玄继问。
  「教尊德高仁厚,杀是不会杀你的……」
  飞萝轻轻歎道:「但我料想,他老人家多半会将你……永世囚禁起来。」
  小玄打了寒战,对他而言,失去自由绝对是比死更可怕的东西。
  「为什么?」
  小玄满怀皆苦地问:「既然我没干坏事,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?」
  「因为上界曾传奇言,曰『玄狐一现,天地必乱。』而事实证明,此言并非无稽之谈,前两代玄狐都曾闹得运数生变三界大乱。」
  飞萝道。
  小玄目瞪口呆。
  「因此,你一定不可回泽阳。」
  飞萝下了结论。
  「可是你们都在……」
  小玄急道。
  飞萝苦口婆心道:「我们已经够忙的了,泽阳城亦未必守得住,你就不要再添乱子了!反正泽阳城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。」
  小玄犹不死心,眼珠子一转,又道:「这样好了,我只摸到泽阳城附近,专寻小股妖秽下手,总之能打多少算多少,就是帮上一点点忙也好。」
  「不行,眼下泽阳周围必定妖势滔天,一个不好,便会陷入重围。」
  飞萝否决。
  「师叔……」
  小玄大急,捉住美人袖子央求:「总得想个什么办法才是!」
  「你不听我的话是不是?」
  飞萝绷起脸道:「你忘记答应过我什么是么?」
  「没忘啊!」
  小玄赶忙道:「时时刻刻都记心里呢,只是……只是叫我这么眼睁睁地看你们冒险实在难受。」
  飞萝见他始终听不进自己劝告,心中亦暗自着急,凝神思索了须臾,美眸忽然一亮,道:「有了。」
  「什么?」
  小玄问。
  「泽阳城乃大泽平原最大的城镇,素为兵家要塞,不单城坚粮足,更驻有重兵把守。」
  飞萝边思边道。
  小玄认真听着。
  飞萝接道:「骷髅妖秽想要拿下泽阳,这时八九会倾巢而出,眼下巢中必然较为空虚薄弱……」
  「啊!」
  小玄叫了起来:「敢情师叔想要偷袭它们的老巢?」
  飞萝微笑道:「眼下我们就在它们的巢穴附近,何不过去瞧瞧?」
  「我们一块去?」
  小玄满脸兴奋。
  「嗯。」
  飞萝点头:「这窝妖秽的邪力很大一部分来自聚怨拘灵阵,源魔力池是个关键,看看我们的运气如何,能不能在它们的巢穴内找到并毁掉。」
  「妙极!妙极!师叔真是足智多谋智勇双全矣!」
  小玄心中高兴,不住猛赞。
  「这样,你无需回泽阳便算帮上忙了。」
  飞萝道。
  「我晓得从哪下去,也知道那些血池的大概位置!」
  小玄道。
  「你带路。」
  飞萝道。
  「啊!」
  小玄叫了起来:「敢情师叔想要偷袭它们的老巢?」
  飞萝微笑道:「眼下我们就在它们的巢穴附近,何不过去瞧瞧?」
  「我们一块去?」
  小玄满脸兴奋。
  「嗯。」
  飞萝点头:「这窝妖秽的邪力很大一部分来自聚怨拘灵阵,源魔力池是个关键,看看我们的运气如何,能不能在它们的巢穴内找到并毁掉。」
  「妙极!妙极!师叔真真足智多谋智勇双全矣!」
  小玄心中高兴,不住猛赞。
  「这样,你无需回泽阳便算帮上忙了。」
  飞萝道。
  「我晓得从哪下去,也知道那些血池的大概位置!」
  小玄道。
  「你带路。」
  飞萝道。
  过没多久,两人已经寻到那道给林木灌丛完全遮盖住的深崖旁。
  「骷髅老巢就在底下!」
  小玄指着前面道:「上次我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,深得很。两面崖壁都铺了平整砖墙,没有什么可攀之处,我们得想个法子……」
  飞萝细观片刻,忽然探手拎住他腰带,冷不防就朝前边跃出,却是仗着仙家的飞纵妙术直接跳落。
  小玄趁机张臂抱住美人蜂腰,紧偎娇躯猛吸幽香,心里既销魂又佩服:「不知何时,我才能修炼到这种境界……」
  隔了数息,两人方才着地,小玄正要说话,黑暗中突闻飞萝轻呃一声,似是呕了口血,大惊道:「怎么了?」
  赶忙摸过去扶住。
  「好……好古怪的雷力……」
  飞萝喘息道,只觉体内有股厉害怪力四下侵袭骚扰,真气与灵力一阵紊乱,身子阵阵发软。
  小玄闻言,不觉慌了手脚,道:「怎么办?我过些真气与你吧?」
  「不用,我再调息一下看看,你护法。」
  飞萝道,勉力盘膝坐下。
  小玄应了,立旁守护,凝神聆听四周动静。
  骷髅果似倾巢出动,许久不闻什么杂声异响。
  半柱香后,终听飞萝道:「好像好了。」
  「好像?」
  小玄问。
  飞萝道:「嗯,那毛神的盾牌好生厉害,所蕴雷力极其罕见诡异,早先明明感觉驱除乾净了,谁知适才提运真气,竟然又有一丝不知从哪偷蹿出来,那会正在半空,无法运功相抗,好危险。」
  小玄诧道:「师叔,你的小四象诀中不就有雷系之法吗?怎会给那雷力漏网逃掉?」
  飞萝道:「雷法有千万种,其力各异,天地间谁能穷尽?那只盾牌所蕴的雷力便是我从未遇见过的。」
  小玄下意识地摸摸腰间的如意囊,骇然道:「那盾看起来漂亮,想不到却是如此险恶之物。」
  飞萝道:「难怪师尊告诫说,雷府诸将虽然强弱悬殊,但是能耐各异,不是有着过人本领,便是持有凶异宝器,哪个都不可轻忽小觑。」
  果不其然,袭击小玄的怪物大有来历,原是欲界四大阿修罗王之一罗睺的守库妖奴,名唤青耳灰,因某日闯了祸事,逃走时索性盗走库中一对威力罕异的神兵,正是阿修罗族炼器大师阿摩那的得意之作,盾名曰:殛魂。内蕴奇雷,能侵袭脉髓;链名曰:缚魄。内蓄异电,能麻痺筋骨。俱为极其罕恶之宝。
  青耳灰出逃后,一直被阿修罗王罗睺遣部追杀,走投无路之际,幸遇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出游,见他所持兵器蕴蓄奇雷异电,正合本部神威,遂称有缘,将之提回雷府,编入妖雷院替补一员叛逃雷将,岂料劫数难逃,到头来却丧在飞萝的上古法宝紫犀钗下。
  小玄突然想起了什么,心惊脉跳道:「师叔,那……那怪物既为天庭雷将,你杀死了他,只怕天庭要……要……」
  「这有什么,我又不是没杀过天神。」
  飞萝竟似不屑道。
  「可是雷霆乃天地枢机,雷府为天庭要部,天庭若是因此追究起来……」
  小玄越想越惊。
  「雷将常为下界仙真驱策役使,损殁并非罕事,天庭如何一一追究得过来?况且我教屡助天庭行道,谅亦不会对我怎样。」
  飞萝道。
  小玄这才稍微鬆了口气,道:「你伤得怎样?要不我们先出去吧。」
  飞萝微感体内哪里不适,心中并无把握,却道:「没事,那些源魔力池在何处?」
  「跟我来。」
  小玄道,凭着记忆在黑暗中摸索寻觅。
  转过几条甬道,这才碰见一队骷髅巡逻队,此段无处躲藏,两人避无可避,于是大打出手,片刻之间,便将敌人轻鬆解决。
  小玄目睹飞萝捏诀爆出大圈火浪,一下子将十几个骷髅戟兵同时击燃击倒,惊歎道:「这招叫什么?这等厉害!」
  飞萝却道:「看来还有一些骷髅留守,我们这么大摇大摆地进去有够打的。」
  「哪怎么办?」
  小玄搓搓手,忽然叫道:「有了!上回我剥了个骷髅的盔甲穿上,扮做骷髅矇混过不少地方哩,这回不如依样画葫芦,再来一次?」
  「嗯。」
  飞萝点头。
  小玄飞快地剥下一套骷髅盔甲穿戴上,见美人立旁不动,便再剥了一套,恭敬奉上,道:「师叔请。」
  孰知飞萝却道:「我才不要这些秽物的东西。」
  小玄怔住:「那你怎么扮骷髅?」
  飞萝不答,兰指捏诀唸唸默颂,突然间身影模糊了起来,轮廓亦随之扭曲起来。
  小玄瞪大了眼睛,忽感一阵头晕,眼皮不由自主地合闭了一下,急再睁时,面前的美人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竟是另一个活生生的骷髅士兵,盔甲之内眶深如洞骨赤若血,不禁唬得疾退两步。
  「是我。」
  骷髅士兵开口,赫是飞萝的声音。
  「你……你变的?」
  小玄张大了嘴巴。
  「我幻的。」
  对面的骷髅士兵惟妙惟肖,毫无破绽。
  「你幻……幻的?」
  听见「幻」字,小玄心头倏地一动。
  「嗯,这就是我上次教过你的借形术,只要学会了,你便能幻化成任何见过的物事。」
  幻成骷髅士兵的飞萝道。
  小玄目瞪口呆。